• Facebook
  • Instagram

©2018 by aicfencing.org.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.com

击剑赛场最安静的教练李喆

April 18, 2013

记新男子花剑三剑客启蒙教练 - 李喆

 

 

1992年的春天,李喆还是华南师范大学计算机与财会专业的毕业生,对口单位是各大银行机构。同学们纷纷忙着面试、就职,他却不为心动,留在了位于广州市体校的击剑馆里……2012年夏天,同学中有人已经做到了高管的位置,李喆却依然身在击剑馆,他的身份是福建省队击剑主教练。而大洋彼岸那场代表世界最高竞技舞台的奥运会上,振臂夺冠的男花剑客雷声,出战男花团体的新三剑客雷声、朱俊、马剑飞,均为李喆昔日的弟子。在他们的履历上,李喆是不可忽视的人物——启蒙教练。

 

一名大学生,从事了基层教练职业,这本身就是一件很传奇的故事,而李喆,也将这段传奇故事发挥到了极致。 帮老妈帮成“教练” 其实,虽然出自大学院校,但李喆并非全无击剑基础,甚至可以说系出名门。其父亲李兆雄,母亲陈素沁都是新中国第一代剑客,从事教练工作。而从小斯文的李喆并没有被父母当成继承“家传绝技”的传人,弟弟才是从小拿起剑的那一位。 长大后,李喆偶尔会去队里给妈妈帮忙,妈妈是第一届全运会女子花剑冠军成员,自然李喆接触最多的也是花剑,“几个剑种有相通的地方,但花剑更讲究脚下变化、手脚配合。”李喆慢慢地对花剑有了一些了解。

 

1989年,父母来到广州市击剑队,李喆也随着父母搬到广州,其时广州市击剑队刚刚成立,一切都从零开始,工作很繁琐。已经考上大学的李喆不忍心看父母辛苦,只要没课就过来帮忙,做陪练,没想到水平也逐步提高,还形成了自己的战术打法,“反正他们(运动员)想赢我,也没那么容易。”李喆笑着说。外表文静,骨子里好强,李喆一站到场上,胆子就大了,成绩也不错,虽然没有参加过专业的全国性赛事,但李喆在全国大学生比赛中拿过两届个人亚军,两届团体冠军。 不知不觉中,李喆对于击剑的感情不断提升。因此,当同学们忙着毕业分配时,他却做出了另外的人生抉择。“年纪轻轻,就每天与钞票打交道,太没意思了!”李喆说。不过广州市体校没有编制,就将李喆推荐去了刚刚组建的番禺体校。李喆干得非常出色,在广州市运动会上成绩较为突出,后又申请调回了广州市体校,和妈妈一起带花剑,虽然编制也没解决,还是个临时工,但李喆的工作能力十分出色,在广东省运动会上,他和妈妈带的队员将花剑男、女团体,个人四枚金牌包揽。实际上,李喆也没想到,自己会从最初击剑训练馆里“打酱油”的,最后竟然转为击剑专业教练.

 

说到李喆,不得不说的是他的得意弟子、伦敦奥运冠军雷声。今天的比赛雷声也将代表广东队出战。除了雷声之外,李喆门下的弟子数不胜数,在击剑国家队随处都可看到他的队员:吴汉雄(2004年雅典奥运会男花亚军成员)、朱俊(世锦赛男花团体冠军,世界杯个人、团体金牌)、马剑飞(世锦赛男花团体冠军,世界杯个人、团体金牌)等等,这些都是李喆培养的。

  当时李喆从广州到福州担任福建击剑队主教练时,许多队员都追随他一起过来,当时也包括雷声。那时候的雷声还只是个潜力选手,他来福州集训后,本打算在福建落户口,但出于体制管理问题未能实现,之后雷声不得不回到广东队。

 

除了雷声,李喆门下的弟子数不胜数,在击剑国家队随处都可看到他的队员:吴汉雄(2004年雅典奥运会男花亚军成员)、朱俊(世锦赛男花团体冠军,世界杯个人、团体金牌)、马剑飞(世锦赛男花团体冠军,世界杯个人、团体金牌),还有男花新秀施嘉洛、女重青奥会冠军得主林声等等。

 

“吴汉雄是我招的第一批队员,朱俊是从江苏转过来的,马剑飞比雷声他们晚一点儿……”李喆回忆说,对于弟子们的特点,他更是如数家珍,“雷声思维冷静,骨子里要强,空间感好;朱俊柔和,杀气不如雷声,但协调性不错,距离感好;马剑飞镇静,剑打得有意识……”

 

 

从基层教练成为专业教练,李喆丝毫不敢懈怠,“到了专业队,压力更大,作为教练必须不断提高自己,包括打法,都要与时俱进。”李喆说。业余体校带队员,打好基础最重要,到了省队,就要全方位提高队员,心理、技战术打法等等。

  “培养出好苗子,输送到专业队,再输送到国家队,到世界舞台上去发挥出来。这是作为教练员最高兴的时刻,与此同时,也验证了教练员的执教方法,为自己增强了信心。”李喆说。

对于未来,李喆也直言不讳,“想培养出更多的雷声吧!”他说。

 

 

Please reload

Our Recent Posts

击剑赛场最安静的教练李喆

April 18, 2013

1/1
Please reload

Tags

Please reload